淺談閩南語語文教育教材教法之原則 - 閩南文化

作者:梁烱輝

壹、前言

貳、給予學生正確的語音內容

叁、引導學生正確使用所學習的內容

肆、母語教學必須妥善運用閩南語的語言音樂

壹、前言

閩南語母語教育之實施在九十年度的義務教育中,已列為標準課程之一,其位階將被視為本國語言之一,因此廣泛受到全民之關注。執行教育政策的國民義務教育機 關的國民小學是此一政策下的第一線工作者,如何作最好的準備,才能給予學生一個好的母語教育的開始,是每位擔綱教師的職責。在執行母語教育之初,首先要確 定什麼才是學校母語教育的內容,也就是什麼才是學校母語教育的教材。其次是運用什麼教學法來承載這些語言教育的內容,以建立母語教育所應預期的成果。

    在語言學習的環境中,一般設定的教材內容是生活用語,因為它們出現在生活中的使用頻率最高的,這是現代所謂全語教育的理念。果真如此,有一個效率性的,嚴 肅性的問題是:教育資源用在這種內容中,是不是浪費了?為什麼有這樣的問題呢?其實最簡單的答案是:這些生活用語在出現率最高的情況下,兒童都學會了,還 教什麼?就如同家庭電視的「廣告教學」,其效果是相同的。因此,學校教育的內容,其重點應該不是放在所謂的生活用語中。其實,學校母語教育在選擇教材內容 上,有三個重要的指導原則是:

一、如何給予學生正確的語音內容?

二、如何引導學生正確使用所學習的內容?

三、使用什麼教學法來建立語文教育的成果?  

    以下就此三原則提供筆者個人的意見:

貳、給予學生正確的語音內容

在此一議題上,講究的是語言形式的養成,這是屬於語言技術的教學,牽涉到語音形的聽、說技術的熟悉程度,與語詞、語句在內容與形式方面的儲存量。

一、語音形式的聽、說技術的養成:

對於國小學生而言,理解程度的要求,將超過其語言心理成長的負擔,不能視為語言教育成效考評的項目。從兒童心理成長的發展上而言,此一階段年齡是其記憶能力最佳,理解能力最不足的階段,因此,在聽、說方面,將著重在語音形式的模仿與記憶。

(一)模仿力的運用:

國小學生在語音形式方面的模仿能力,據現代心理語言學的研究,是屬於關鍵期,其學習的機制是天生的,不是理解性的。換句話說,在關鍵期間,其學習語言的機 制是直接由語音形式的刺激,產生語音形式的反應。刺激與反應之間,不是理解的關係,而是聽與說之間鏡射的關係。此一現象呈現一種學習年齡越小,其鏡射能力 將成反比,即成效越大。個人在母語語文教育方面的實施經驗,確實見識過這種現象。

就因為關鍵期間是種鏡射關係,因此,不宜用理解的能力。

設計其母語教育的內容。反而是在不知理解為何物的關鍵期,大量呈現語音豐富的形式,促其在鏡射活動中,因為語音形式操作的頻率高,產生聽、說方面的技術習慣,因而逐漸定型,成為其成年后的母語技術。

(二)記憶力的運用:

就兒童心理的發展上而言,透過視、聽的管道,兒童大量的吸納外界的訊息,每個第一種不同的訊息都能引起兒童的注意,并儲存在大腦中。這是一種天生的機制, 不講究理解的。一般而言,在同一時間出現次數高的語音形式,與從未出現的語音形式比較,從未出現的語音形式較容易獲得初生嬰兒的注意。在出現的數種語音形 式中,重復出現的語音形式不太能獲得初生嬰兒的注意??梢娖溆洃浟υ趯W習過程中的重要。因為只有記憶才能減少學習的負擔,進而將注意力放在其他有待記憶的 語音形式上。語言的學習即以此形成雛形。

這種記憶力幫助語言學習的現象,終其一生,從不停止。而最佳的時段,據心理學的研究,眾所周知者,就在十二歲以下。因此,教師如何充分利用兒童記憶力最好的時段,來引導兒童儲存大量的語言內容,是兒童在成年后熟練地表達語言能力的基礎。

二、語詞、語句在內容與形式方面的儲存量

一般的見解認為,生活用語是兒童母語教育的主要內容,因為其需求最殷,出現頻率最高,最易習得。其實作這種思考,并非真正地以兒童學習母語為本位,來思考兒童學習的內容。實際上是為了減輕教師在教材量上的負擔,與教學時數不足,及考評內容上的操作標準,而形成的說詞。

從兒童學習的機制上而言,他的學習是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如果從教學時數上來衡量其學習的量,以二小時內容來等同於兒童一周七日的語言學習內容,并進 而僅就此二小時來設計教師教學活動,與學生學習活動的內容,不只是太輕忽兒童對母語語言學習的能力與其所能吸收的量,而且是太浪費兒童在輕易習得簡易的教 材內容后,剩餘的大量時間。

其實在生活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語音形式與語詞、語句的內容,根本不需要浪費學校的教育資源,因為就兒童的學習機制而言,他們早在生活中學會了。因此,學校的 母語教育在教材內容上的安排,應就其如何擁有正確的語音形式,與如何操作正確的語言內容,如:語詞的使用時機,語句的適當形式,配合大量而豐富的語言內 容,運用適當的教學法教授給學童,讓他們在正課二小時之后的時間,即一周當中,以所習得適當教學法,反復使用,并融入其生活中,養成其母語操作上的技術能 力。

否則在國語的強勢語言環境中,無論語音形式,或語詞、語句內容,因為操作次數的比例過於懸殊,學童夾雜著使用,不但不易學會正確的語音形式,與語詞、語句的內容,反而因為操作次數低,造成半生不熟的語言成效,導致同儕間笑鬧話題,容易產生反學習的效果。

基於此一兒童學習機制,一般筆試評量是不妥當的,母語學習成效的評量應以口試方式來進行評量。最簡單的口試方式就是將所學習的內容口誦出來,進一步能力的 表現,則在學童如何在生活狀況中使用所習得的內容,這種評量方式就是即說即答,教師與學童間的母語互動。因此,教師在教學材料的量方面,可以是大量的,在 質方面,可以是精髓的。所應考慮的是:教師用什麼教學法,讓學童樂於在一週語言活動中,反覆操作其大量而又精髓的內容,直到滾瓜爛熟而樂此不疲。

三、精確的語音形式的示范:

語言的學習,個人認為是一種心理鏡射的過程,因此,教師必須在母語語音的審、辨能力上,達到相當標準的程度,才能稱其母語教師之職。

(一)精確的語音形式的養成:

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看母語語音形式的操作,雖然不可能百分之百在一個標準上,但卻能經由方法論的操作,來維持一個相當標準的語音形式,而此一語音形式即母語 教師所應具備的。簡而言之,母語教師必須具備發音方法與發音部位的訓練,且必須具有實際操控其發音器官,得到相對的語音形式的能力。

(二)大量的語言內容的示范:

擁有精確的發音之后,教師必須擁有大量的語言的示范能力。教材的選擇可以是多方面的,如口語的、諺語的、詩詞的、文言的、韻文的。在選擇教材時,最好不要 就其能否理解教材內容為選擇教材的唯一思考基準。因為學童學習母語的語言成效,是由語言內容所呈現的語音形式、語詞、語句出現的頻率來決定的。其理解并非 如同成年人的邏輯思維,可以舉一反三來反覆運用與延伸的。而是經由語詞、語句內容的初步定義,與人、事、物間的結合,從語言形式與人事物一對一的固定結合 而產生的,是一種一對一固定型式的記憶與模仿所形成的理解。其在生活中的運用是固定模式的,套用模式的。因此,超過此一結合而生的意義,在成年人而言是可 理解的,在學童而言,卻是一種無知的生活情境。

因此,對於學童學習母語的過程,是一點一滴累積其語音形式、語詞、語句內容,經由模仿與記憶,一個個對應其生活中的具體的、抽象的人事物,如此逐步建構而 成的。因此,母語教材不能局限於口語的,而是開放性的涵蓋著文化的內容、及其賴以承載的語言形式,如:詩詞、韻文、文言形式。如此,在大量的建構與儲存這 些形式的記憶庫之后,才能具備本語族在成年之后,時空交融中的語言能力。

參、引導學生正確使用所學習的內容

此處所謂的「正確使用所學習的內容」,「內容」指的是語音、語詞、語句,「正確使用」指的是語音形式與語詞、語句的對應。至於語詞與語句在意義上的理解與運用,是本階段學習的附帶成果,而非重點。

一、語音與語詞的對應:

由於閩南語在語音形式與語詞對應上有變調的變數,因此,單字語音與雙音節以上語詞的對應操作,是相當重要的一個基礎能力的養成。在此一方面,教師引導學 童,逐字、逐詞,一字、一音地誦讀,是不可或缺的教學過程,其引導的次數與學生對單音節、復音節語詞的操作能力是成正比的。

由於現階段母語教師的養成,多半僅止於正音、概論而已,實際的語句操作與變調的處理,少有人愿意擔綱教學。因此,母語教師在實際操作語詞、與語句方面的教 學,幾乎少有人具備審辨教學的能力,這是現階段母語種子教師培訓的隱憂。如果要給予學童正確的「語音與語詞的對應」,第一要務在強化母語教師這方面的能 力。因為第一個錯誤示范,將造成學生日后飽受糾正的困擾,無論此一困擾是不是出於外在或內在的自我檢討,學童勢必為了避免困擾而拒絕開口,這對母語教育而 言,是種反教育的結果。

二、語音與語句的對應:

語音與語詞的對應,是變調的固定型式,是母語語意表現的第一道關卡,進一步就是語音與語句的對應。由於語句的基本單位是語詞,其變調的處理,依語詞的詞 性、語詞的位址、慣用的詞素而不同,因此,變調在語音與語句的對應方面,有賴教師對語意的認知,與語句段落的處理,在口頭上的表現而靈動,并非一成不變 的。教師必須充分了解其技術層面,才能審辨學童的語音形式,進而給予適當的指引與調整。

三、不同語音形式的選擇:

由於母語的語音形式在各地發展有其不同的條件,造成匯集一處的三四十位學童,可能呈現出各種多樣的語音形式,教師在面對學童多樣的聲、韻、調方面的不同, 可能產生教學的困擾,因此,必須守住一個母語教學的原則,就是:操作自已的語音形式,學習他人的語音形式,并尊重他人的語音形式。對於同儕間的不同語音形 式而生的嘲弄,必須防患於未燃,以免造成語言暴力的傷害。

雖然如此,教師不得不以一種固定的語音形式來進行教學,則教學內容,在語音形式上,不得不走向標準化,因為,在日后的語文競賽中,勢必走此一趨勢。因此, 教育部對母語語音的發展,必須站在輔導的立場,導引各校在母語教學上走向標準化的路上。在此之前,一般的看法是,臺灣一地的閩南語語音形式,在三百年來的 彰泉融合中,產生了所謂的「彰泉濫」這種語音形式,可以說就是所謂的廈門音。臺灣語文學會在製作母語教材時,即採用此以一語音形式,進行教材的編篡。其實 所謂的「廈門音」是否即廈門一地之方音,這種見解可能不一,較中肯的說法是:鄭成功開臺所行之閩南漢音教育內容與彰、泉人民在臺生活中所混合出的一種臺灣 土生土長的閩南語。倒不一定非要視為大陸廈門的方音不可。

肆、母語教學必須妥善運用閩南語的語言音樂

閩南語是種多聲調的語言,在有限的教學時數限制下,必須給予學童大量的語言詞匯與語句內容,絕不是一般的語文教學法所能勝任;當然,仍必須有一般語文教學 法作基礎。筆者的看法是,正因為閩南語是種多聲調的語言,而語句在進行中,又有變調的復雜變數存在,因此,每位母語教師必須妥善運用其間所生成的語言音 樂,作為主要的教學法,以幫助學童建立語文與音樂的能力。

從發展心理學上來看,右腦功能主司音樂的能力,左腦功能主司語言能力,而聲調亦為左腦所職司,將聲調類比成音樂的旋律,則音樂的旋律即可牽動人體的韻律, 而產生全身性的律動。此一律動再結合左腦語言中樞所處理的語意,發之於人的歌唱中,儲存於學童的腦海裡,即可烙印出一個永世不忘的痕跡。而每一個語言音樂 的軌跡不同,留在腦中不同的位址,產生獨一無二的記憶痕跡,不但是學童最佳的語言教學法,而且是其一生難以遺忘的經驗。在這種教學法中,無論教材的量,也 無論語言形式,只要教師作正確的、一致性的示范,學童即可學會。在學童的生活中,無論是工作、作功課、游戲,都將不時出現吟唱的聲音;也無論是喜悅、痛 苦、哭泣、難過,這些律動的軌跡,都將引導其言行,產生相當雅氣的作為。這不就是全腦教育嗎?這不就是全語教育嗎?筆者從事閩南語語文教育兒童教學與師資 培訓,已五年之久,所用教材即運用此一原理不但獲得教育部與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的獎助,且實際教學中,在語音形式、語詞與語句記憶庫的建立,確實獲得相 當大的成效。

伍、結語

綜上所述,在全腦的語言教育之中,教師如何運用閩南語的語言音樂,來承載語言教育的正確內容,才是現階段最有效、最根本的語文教育?,F在一部分爭論放在語 言形式所表現的口語或文言的選擇上,其實根本不是語文教育的重點。語文教育真正的重點在於:如何呈現語文內容,使學童在生活中心甘情愿地掛在嘴邊,朗朗誦 讀吟唱,樂此不疲,唱他千遍萬遍仍不厭倦,從此學會,矢志不忘,并延伸出無限的興趣,這才是最要緊的。因為這種教學能力,牽涉到母語教師的本職學能的建 立,現階段的母語教師培訓,如能妥善規畫三十六至七十二小時的專業全學程的培訓,或可多少化解母語教師荒的燃眉之急。

快乐十分前三直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