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語的淵源,一脈傳承下來的古漢語 - 閩南文化

作者:梁烱輝

依據前人的研究,「閩南語」是屬於漢語系的一種語言,「漢語」是一種以漢字為字形,單音節發音,加上聲調高低的不同組合,即可表達一個意義,透過一至數個單字發音的組合,必須做適當的口頭變調才能表達一段完整語意的語言。

進一步分析,「閩南語」的聲母部分多舌尖音,無輕唇音、無舌上音、無捲舌音。韻母部分在陰聲韻方面,有部分韻母元音鼻化的特色。在陽聲韻方面,有雙唇、舌 尖、舌根三種鼻音作韻尾的特色。在入聲韻方面,有以雙唇、舌尖、舌根、喉塞四種發聲部位收攝元音,使元音成為一發即收的短促音的特色。在聲調方面,是以音 的高低、長短作不同組合,而產生七至八種不同高低長短的音階,以此做為每個音節的聲調,并以此區別不同的意義。從傳統聲韻學的角度來看閩南語音韻結構,鼻 化韻母與喉塞韻尾入聲韻應來自后世音變,誦讀文言文或韻文時,不應使用這種音變后的音韻。

如果不論其口音的不同,「閩南語」大致是閩南沿海一帶的泉州、漳州、廈門、潮州、汕頭、海南島、臺灣等地所通行的一種語言。使用人口至少有五千萬人。從閩 南語族的遷移史,閩南語與域外漢音的比較,及拙著《臺灣閩南語傳統語文教育文讀音系統之調查與研究》一書來看,閩南語中的文讀音韻系統應是漢朝時代用來記 錄五經的古代漢語的遺音,更是中古時代用來統一中原漢語的「切韻」音韻系統的遺音,也是唐代玄奘大師用以翻譯佛經的遺音,可見「閩南語」是貫串中華文化史 最悠久的一種文化母語。

自漢末五胡亂華以迄唐末藩鎮之亂,黃河沿岸的漢朝遺民陸續向南方遷移,史上最早的記錄是唐高宗時代,河南光州固始人陳元光領軍建制漳州,這是大量人民移居 漳州最早的記錄。唐昭宗時,藩鎮之亂,中原民不聊生,王審之兄弟率領光州全民定居閩南,建立閩國,為五代十國中尚稱平治的國家,這是史上第二次大量移民的 紀錄。此后,中原板蕩,外族侵擾不斷,中原語言混雜變遷至鉅。尤其是元代蒙古族統治中國,以「北平話」作為「官話」,再經元代周德清所著「中原音韻」以 「入派三聲」的方法,將漢字對應到原來無字可寫的「北平話」,進而取代中原漢語,造成漢語在中原地區,整個消滅竟盡。因此,欲窺古漢語之語言風貌,唯南方閩南語所保留古漢音特性為不二法門。 而此一「官話」沿習至今,竟成「國語」,乃有別於當初的文化母語「閩南語」,更甭談要傳承中原韻書之母「切韻」了。也因此,「閩南語」在中古以后不再是書 記式的語言,口語方面的音韻系統,因為流於口耳間相傳,語音接解導致變遷加遽,遂與原來的漢字分離,造成今日這種再也難以用漢字書寫順暢的窘境。

「閩南語」一詞最早出現在民國三十七年五月廾四日臺灣公論報「臺灣風土」吳守禮著「閩南語之性格」一文,過去對閩南語的稱謂,多是:「閩音」、「臺語」、「河洛話」,之后有稱為「臺灣話」、「臺灣方音」、「本省話」、「閩南方言」、「福佬話」等稱謂。

如果進一步來定義「閩南語」一詞,實際上有使用范圍之別,即在臺灣使用的閩南語,與在臺灣以外地區使用的閩南語。在臺灣使用的閩南語稱之為「臺灣閩南 語」,其語言的特性是「漳泉濫」,亦即在臺灣的漳州音及泉州音,因使用者往來頻繁,以致語音混雜相亂而形成一種漳泉語音參濫的語言。而且依照參濫的不同程 度,可形成不同的各地腔口,如「臺南腔」、「臺北腔」、「宜蘭腔」、「??谇弧沟鹊?。其中「臺南腔」最具代表性,一般所謂的「廈門音」在臺灣閩南語中,即 指「臺南腔」。至於臺灣地區以外的閩南語,大致是指大陸沿海地區,多因其形成的區域性并未互相參濫,因此其區域性的口音分明,一般使用人口較多的是「廈門 音」、「漳州音」、「泉州音」。

「泉州音」的代表韻書是「匯音妙悟」(A.1800),「漳州音」的代表韻書是「匯輯雅俗通十五音」(A.1818),「廈門音」(即臺南腔)最具代表性 的是「廈門音新字典」(A.1913),其中「匯音妙悟」成書最早,「匯輯雅俗通十五音」其次,但若論記音的詳實,則以「廈門音新字典」為最。因為「匯音 妙悟」、「匯輯雅俗通十五音」皆以漢字切音的表音方式記音,而「廈門音新字典」以「廈門音的字典」(A.1894出版有六千字)為基礎,增字至一萬五千 字,則是以拉丁字母依適當的定義來記錄閩南語「臺南腔」,因此,「廈門音新字典」中的記音,百年后的人讀之,不致失真;而使用「匯音妙悟」、「匯輯雅俗通 十五音」的人,則只能以現代記音方式來標出現代的音,卻無法標出成書當時的音,因此,近二百年前的漳州音、泉州音,只能用推測的方式擬定,失真是必然的結 果。

從上述閩南語的淵源來看,閩南語的音韻系統必須分成文讀音系統與白話音系統二者。

文讀音系統的演變,可分四個階段來看:

一、第一階段是上古周代雅言之整合期。

此一階段的文讀音韻系統,時間應屬三千年至四千年前,地點為中原黃河、洛水一帶,有夏代所代表之中原語言,商代所代表之東方語言,周代所代表之西方語言, 經長期整合后,表現在五經(詩書易禮春秋)之誦讀上所呈現之音韻系統,論語述而:「子所雅言:詩、書,執禮,該雅言也?!箍鬃右晕褰浭谌У茏?,可見「雅 言」為當代官話,然此期之語言亦不能免於各地方言之影響,詩經為各國國風,必須以適當的方言音韻,才能將詩韻表現出來。

二、第二階段是古漢語之整合期。

此一階段的文讀音韻系統,時間應屬二千一百五十年前,地點亦在中原黃河、洛水一帶,此期音韻系統,因漢武帝倡五經之學,承周代五經學者之語言系統,加上統治者所屬南方楚地語言之影響,所建立之古漢語音韻系統,綿亙兩漢四百年,為中央集權政體下統一之工具。

三、第三階段是中古漢語之整合期。

此一階段的文讀音韻系統,時間應屬一千四百年前,地點亦在中原黃河、洛水一帶,此期音韻系統,因漢末五胡亂華,大量胡人定居中原,掌控政權而生音變,導致 隋代統一中原之后,而有外史顏之推(臨沂)、國子博士蕭該(蘭陵)、儀同三司劉臻(沛縣)、著作郎魏淵(鉅鹿下曲陽)、武陽太守盧思道(范陽)、散騎常侍 李若(頓丘)、蜀王諮議參軍辛德源(狄道)、吏部侍郎薛道衡(河東)、陸法言(魏郡臨漳)八人共同撰集「切韻」一書,以存留五經文讀系統。其后,唐初高宗 總章年間,河南光州固始人陳元光領固始兵建制漳州,中原人士大量移居閩南。唐末昭宗藩鎮之亂,河南光州固始人王緒、王潮領固始兵南下,舉城隨行,而有王審 之建閩國,聘中原士人治國。

四、第四階段是近代漢語之整合期。

      中原漢語南移閩南地區,直至明末,再隨鄭成功移植臺灣。其間不能免於語言接觸所產生的語言變遷,因此,「效」攝與「果」攝合流,而仍有古韻之跡,「止」 攝齒音混入「遇」攝,「宕」攝與「通」攝合流,「曾」攝一、二等字皆混同於三等字等等。由於漢族強而有力的同化作用,始終掌控當地文化政經實力,才得以免 於被當地土著同化的命運,直至今日,中原漢語假藉閩南語之名留傳至南洋與西方各地。

至於閩南語中的白話音韻系統,依拙見,絕大多數應屬文讀音音變后之音韻系統,如有受到閩南土著語言之影響,而有上古留傳至今的土著語言底層保留下來的痕 跡,此種語言底層,其實亦與古漢語的母語底層有相當大的淵源。因此,嚴肅地面對閩南語音韻系統的來源,無論文讀系統或白話系統,可以說,其實就是古漢語直接而且一脈傳承下來的現代漢語,因此,「必也正名乎」,閩南語就是古漢語之現代語言形貌,來自一千三百年前中原黃河、洛水一帶的語言,先祖皆自稱「河洛人」,用語皆為「河洛話」。今日所以自稱為「閩南人」,所用為「閩南語」,係春秋戰國以來,移民自稱來源的慣例,就如移民美洲者,自稱「臺灣人」,所用語言為「臺語」同理。
hansour1.jpg


附圖  中原漢語流變圖 1
hansour2.jpg


中原漢語流變圖 2
hansour3.jpg

 


中原漢語流變圖 3

快乐十分前三直诀窍